平特肖最长多少期没开

您當前的位置 :濟源要聞>正文

改革開放紀事·濟源第一丨小浪底首批移民印象

2018-09-13 18:20|來源: 濟源網|責任編輯:

彈指一揮間,改革開放已40載。作為濟源網記者,我們在搜索,40年來,濟源都發生了哪些值得回味的故事?有哪些司空見慣又不曾留意的當下?改革開放又給濟源留下了哪些印記?我們不想讓時光把記憶都匆匆帶走,于是,就從20多年前勇敢搬遷的第一批移民說起,希望能講述一段真實而不曾記錄的故事,并期待您的關注。

9月11日一早,天剛放亮,軹城鎮良安新村被知了聲喚醒。朝陽透過樹梢,灑在整潔的道路上。

暢通的二環路,把良安新村一下子攬在城區的懷抱里,如今人們的生活與城市沒什么兩樣。

晨練的村民,從世紀廣場跑了回來。迎著晨曦,村里的婦女們集中在文化廣場,伴著歡快的音樂跳起了廣場舞。整個村莊活躍起來,嶄新的一天開始了。

作為小浪底庫區第一批移民,良安新村的人們因為搬遷,走向了幸福路,生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小浪底水利樞紐工程對于濟源市來說,庫區移民屬于改革開放40年來值得紀念的一筆;而對于移民村里的人們來說,生活的改變才是40年來最值得回味與記憶的!

“不是移民搬遷,這輩子都進不了城”

濟源注定與小浪底樞紐工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這里擁有著88%的工程和近4萬移民。

1996年,為支援小浪底水利樞紐工程建設,我市第一批13個移民村群眾,舍小家為大家,離開世代居住的山區,整體搬遷。

1996年8月28日一早,下冶鄉牛灣村13戶移民收拾停當,離開祖居的地方,率先搬遷。中午時分,他們來到新家住址——位于思禮鄉北姚村安置區。全市圍堰區移民搬遷的序幕由此拉開。

下冶鄉為牛灣村首批移民舉行隆重的歡送儀式

曾經的牛灣村,位于黃河三峽八里胡同出口處,屬于小浪底庫區最早淹沒區。

牛灣新村81歲的老人牛思龍夢中都還記得老家樣子:“我們原來的村子,出門就是黃河,居的都是窯洞。”

那時,牛思龍靠上山砍荊條編籮筐,維持全家人生計。每天早上帶上一塊饃,跑十多里山路去砍荊條,背回來之后,連夜編成細密結實的籮筐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他又要背著籮筐,坐船到河對岸的洛陽市新安縣,賣給當地煤礦。“兩個筐能賣六七塊錢,買上油鹽醬醋,夠全家人吃一陣子。

老人并沒有因為日復一日的勞累而被壓彎了腰,而今依然精神矍鑠。令老人想不到的是,這輩子還能搬出大山。“如果不是移民搬遷,這輩子恐怕都進不了城。”牛思龍始終這樣認為。

聽說記者要來采訪,牛灣新村黨支部書記牛建偉拿出珍藏多年的相冊,讓圖“說話”!

他指著光禿禿山嶺上一個個黑點說,“這是我們住過的窯洞”,他甚至還記得哪家條件最艱苦,誰家的大門是用柳條和荊條編的。

“當年全村人靠一條大船和一條小船出行,到新安要比到濟源還方便。”雖守著黃河水,但是土地十年九旱,家家戶戶“靠天收”。貧窮,成為令許多人難以下咽的苦事。

因為貧窮,山路閉塞,看病更成了一件難事。

牛建偉一位鄰家爺爺,因為肚子脹痛,難以忍受,家里窮加上路又遠,老人最后竟用剪刀捅進自己肚子,想一死了之。

老人的女兒回家一看,撲到在父親身上,嚎啕大哭。沒想到,老人說了一句,“我還沒死呢,哭啥。”最后,老人還是走了。

困難的生活,難以治愈的不僅僅是老人的病痛。搬遷是一條脫離貧窮的捷徑。

牛思龍還記得搬遷那天的情景……

一大早,人們把所有的家當裝上車。許多人還拍了照片,口袋里裝把故鄉的泥土。他們知道,將來這個地方恐怕再也見不到了。

9月11日,在牛思龍家小院,面對濟源網記者,他頗有些感慨,“過去哪會想到會有今天的日子,吃穿不愁,出門啥都能買到,方便得很。”

盡管牛思龍老伴因為腦梗臥床七八年,平時全靠他一人照料,但是他并沒有過多憂愁。“兒女們定期帶母親去醫院復檢,現在有了農村合作醫療,看病能報銷。”

移民22年來,牛思龍一家的住房條件也實現了“升級跳”,從山區的土窯洞,到搬遷后的新樓房,再到兒女們在市區購買的小區房。“現在的生活,以前想都不敢想。”

牛思龍臉上露出快意的笑容。

“名字雖一字之差,變化卻天壤之別”

王金玉的家,就在牛灣新村第一排。

黃墻青瓦,錯落有致,風格迥異,美觀大方。門前都修建了花壇,種上四季青、月季、桂花樹等苗木,將門前點綴的風景如畫,葡萄藤從墻角伸出頭來,小院處處充滿著生機。

王金玉難以忘記,20多年前,身為靈寶姑娘的她,第一次隨復員的丈夫回到牛灣村。第一次沿著山間羊腸小道走了半天,才來到了掛在半山腰婆婆家住的窯洞。

當時,王金玉并沒有覺得生活有什么不便,更沒有覺得別人想像的那么苦。

但是,“結婚后生娃,娘家人第一次來看我,笑稱這里的路是‘猴’路。”令王金玉沒有想到的是,最后送娘家人離開時,母親和姐姐一直抹眼淚,她們沒有想到金玉竟然住在這樣的“窮山窩”,“這可怎么過呀!

說到這兒,王金玉不禁笑了起來,“那時候,娘家人覺得我是憨閨女,以后有的罪受。”

后來丈夫轉業到礦上去上班,全家人搬出了牛灣,住上了平房。再到后來全家搬遷下來,家里蓋起了兩層樓房。

王金玉清晰記得,當年自己出嫁時只有一張像樣的桌子。今年二兒子結婚時,新房裝飾一新,室內還鋪上地毯。

濟源網記者走進王金玉二兒子婚房,室內裝修高端大氣、布局美觀,各種高檔電器一應俱全,一點兒不比城里差。

王金玉和小孫子

如今,王金玉兩個兒子都已經成家。二兒子在市區創業,開了一家理發店,兒媳婦則從事美容行業,白天去上班,晚上回村住。王金玉平時在家里照看孫子,打理家務。一家人生活得甜甜蜜蜜,其樂融融。

“現在娘家怎么看?”陪同采訪的牛建偉插話道。

“現在娘家人來了,高興還來不及哩!”王金玉滿臉幸福地說道。

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。牛灣人搬遷下來以后,靠著勤勞,收入年年攀升。據了解,1988年,牛灣村農民人均純收入只有237元,去年人均純收入達到近2萬元。從牛灣村到牛灣新村,牛灣人的精神面貌也越來越新。搬遷以來,牛灣新村先后被評為“省級生態文明村”“省級衛生村”“國家第一批綠色村莊”等榮譽稱號。

“從山上到山下,我們村莊的名字雖只有一字之差,發生的變化卻有著天壤之別。”牛建偉言談中洋溢著幸福。

良安村舊貌

“勤勞能干,到哪里都能過上好日子”

良安村,曾是大峪鎮一個交通閉塞、偏僻落后的小山莊,距離濟源市區五六十公里,來回要一天時間。

作為第一批移民新村,如今的良安新村位于軹城鎮,是距離濟源市區只有3公里,二環路地從村莊穿過。村民每天散步可以到市中心的世紀廣場,搬遷20多年來,良安新村的人們已經到融入城市生活圈。

作為村里第一代移民,李小對在村委干了20多年工作,由于娘家婆家兄弟姐妹多,日子過得比較艱苦。山上時,李小對和丈夫東借西借,湊錢買了一輛三輪車,到山上村莊叫賣蔬菜、化肥,可生活依然捉襟見肘。

“原來住山上,開著三輪車到市區去拉化肥,一路上,山路水路土路走個遍。”李小對記得真真的。

搬遷下來后,夫妻倆干起了養殖場,養豬、養牛,丈夫農閑時還外出打工。“剛下山時打工每天15塊錢,現在一天200多元呢。”

“山里人樸實,沒有懶漢。”良安新村村委會主任楊團自豪地說, “只要勤勞能干,到哪里都能過上好日子。”

良安新村社區飲水站

良安新村年輕村民創業,中年人外出務工,婦女們也忙著做手工掙錢。

據統計,2005年,良安新村只有4輛面包車,2012年,村里達到150輛小汽車,如今,全村360戶村民,共擁有260輛私家車。

有了政府的好政策做保障,良安新村生活一天一個樣,家家蓋起了樓房,用上了自來水,裝上了天然氣。

搬下山來,離城不僅近了,生活和醫療條件更好了,人的壽命也長了。

說起70多歲的公公, 李小對難過又高興。老人連續兩年突發心肌梗塞,讓人有些措手不及,好在自家有車。李小對丈夫及時把老人送進市區醫院,進行搶救,最后安然無恙。“如果當年在山上的話,恐怕命早就沒了。”

山里還有親戚,李小對每年來往不斷。李小對說,雖然他們現在建了新房子,但收入遠不如搬遷下來的村民。

搬遷下來后,李小對每年都會抽出時間帶孩子們回去看看,不忘故鄉,讓孩子記住老家的位置和方向。

與當年不同的是,曾經居住的大峪河邊,如今已是滔滔黃河水,只是鄉音未改。(濟源網記者 付衛東 何島 感謝濟源市移民安置局)

推薦閱讀

投稿 搜索 回頂部
平特肖最长多少期没开 澳洲幸运开奖直播 浙江省二十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浙江福彩15选5走势图带坐标 福彩15选5开奖号46期 北京pk1o走势图冠亚 河北时时官网下载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新版超级大乐透app下载 群英会1拖19需要多少钱 極速安全vnp